首页 > 星闻 > 正文

关锦鹏称电影给自己勇气 有女性的敏锐气质

2010-06-08 14:06:27粉丝网论坛我要投稿

  日前,关锦鹏接受采访时,剖白了自己的感情世界,解析多年的导演生涯。

关锦鹏

关锦鹏

  记者:有人说你的戏包括拍什么《胭脂扣》也好、《红玫瑰白玫瑰》也好、《长恨歌》也好,就是发现你对女性的刻画就是特别的精准到位,而且你的影片中的女性往往都是很有力量的,很有冲击力的,而且具有这种人的这种光辉所在,但是往往男性的角色就偏弱一点,偏猥琐一点,偏懦弱一些。就是这个是你有意为之,还是说你无意当中带出来的气质?

  关锦鹏:其实我在很多采访或者有关我的成长背景都不是第一次说了,我相信跟我看到我母亲家庭发生很大的一个变化,就是我父亲去世,家里5个小孩,母亲就是从传统的一个家庭主妇在家带小孩,煮饭这种,她一下子要变成不光是当母亲了,还要当父亲出去赚钱养家。那我觉得那个爆发力很强。当然我觉得这个跟自己取向也有关系,某个程度我觉得的确在我母亲身上,或者在我身边的一帮女朋友身上我觉得都是看到那个,永远我看到一男一女发生感情有问题的时候,最后求和的还都是男人。

  你说《胭脂扣》里面的梅艳芳到最后她回来,看到十二少这个样子,我觉得她就了了一个心结,就这个。这个东西我觉得可能正正是在我个人加上取向,加上我成长的背景加上我看到,刚巧碰到我身边的女性有这种强度,这个可能是我的偏见,只是把这种偏见呈现的OK这样子。当你问我,我觉得我一直强调人不管男性、女性都是一个个体,每个个体所做的事情,所决定那个东西都有跟他很多原因,成长背景有关系,个人的阅历有关系。所以不能一概而论的,所以我可能还是有点,我整个成长、长大,或者我性向,身体里面有一些女性的敏锐的东西所影响到。

  记者:对,其实有一件事,我自己觉得也挺可悲的一件事情,就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人本身,而不是说你的性别、性向等等东西。

  关锦鹏:对。

  记者:但是这个社会的可悲之处在于它往往放大,被放大,被放大很多,包括您刚才也讲王翔先生找您,也是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。

  关锦鹏:对。

  记者:就是您有这方面的这个,是一个同志方面的一个导演。

  关锦鹏:他是站在作品的,对作品,比如说对角色的理解,对一份同性情谊的一个希望。

  记者:就是说这个标签往往被人关注到,就是你往往,可能说是我希望你以人的一个角度,作为人性的一个角度出发,但是这个标签有了之后,就往往被别人很多人放大,可能你身上其他的标签慢慢、慢慢弱化了,而这个标签被得很大,这是不是也是您苦恼的一件事情?

  关锦鹏:我觉得这个东西,你要看当有你所说的外界给你的标签,你把它当不当一回事。

  记者:对,对。

  关锦鹏:好,那等于我说拍完《蓝宇》以后,那我拍的,接着拍的是《长恨歌》,我排了一个音乐剧《长河》,当然有一些性别倒错的那个东西,就是马兰女扮男装这个东西。但是看你那个,你怎么消化人家给你的标签,你自己没有标签,最怕的就是你自己又想给自己有标签,然后人家有不同对你的标签,有不同看法的时候,你自己就懵了。

  记者:所以您曾经困惑过吗?

  关锦鹏:这个倒没有。我觉得我从自己搞清楚自己的取向到出柜,我觉得是一个拍电影给我带来的一个结果,我觉得从我当副导演到当导演,因为电影可以接触到不同的层面的人,我常说拍电影的过程或者做一个项目的过程,你接触到不同的人,不同的人,哪怕我今天接受你的访问,那我觉得很多时候对我而言,你是我一面镜子,让我看到我自己优在哪、缺在哪。我相信在那个过程,从自己清楚到出柜,我相信我看到在不同的界别里面,或者哪怕在电影圈里面,比我生活得有勇气的人多得多,比我生活得有勇气的很多。那我觉得所以这个过程,我觉得是自然而然的。

  记者:我特别遗憾的是没有看过你拍的那部纪录片。

  关锦鹏:《男生女相》。

  主持人王东:对,就是因为他是以你个人得视角来看中国电影一个发展,这么一部纪录片。非常遗憾没有看,但是我一直就有一个问题在想,如果你不做那么一部纪录片的话,不公开的话,你的电影的事业,包括你个人的事业这个方面,会不会比以前发展的更好,还是说更不好?

  关锦鹏:没想这个问题,我觉得不能把这个好,比如说现在有人,可能比如说因为《长恨歌》,或者《长恨歌》以后到现在,我都没拍电影,我可能排音乐剧、排昆曲,或者参与一些电视的作品,那我自己总不认为《长恨歌》有人觉得拍得不错,有人觉得拍得很不好,那我总不能说这个跟我出柜有关系,要是连我自己都这样子去看待的话。

  记者:那会不会影响到别人给你的投资?

  关锦鹏:我相信要是有投资人认为关锦鹏出柜是影响他,他搞不好一个投资人莫名其妙找关锦鹏来拍戏,他担心怕人家误会他是同志,这种观念的投资人,他找我我也不见得要拍,要是有投资人说明了,关锦鹏我不敢找你拍戏,因为看到你《长恨歌》的成绩不好,那我是听得进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