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星闻 > 正文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2016-10-01 01:00:00腾讯我要投稿


(文/李小栗 摄像/张超

采访邓超的当天,主创们凌晨刚刚从一个路演城市回到北京,接着就是车轮战一般的媒体采访。在采访前,邓超刚好从楼上下来,一边走一边碎碎念:“好闷啊,我刚才讲得太用力了现在脑袋都晕。”确实,邓超在接受每个采访的时候都声情并茂,能详细讲的绝不三句带过,这一天的通告下来,光说话就是一个体力活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尽管疲惫,但邓超接受采访时十分敬业

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里,邓超饰演的陈末是个重庆电台的DJ,失恋之后自暴自弃,工作几年并不如意。相比起来,邓超则在毕业之后就凭借《少年天子》一炮而红,从此在演艺圈站稳了脚跟。跟妻子孙俪更是事业上各自开花,时不时的甜蜜互动更是让人羡慕。事业已经堪称成功,爱情也一派花好月圆的景象,如今邓超挑戏显得更“随心所欲”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“想演一些比较难的角色。”

而当大家习惯了邓超在银幕上或者是深情的少年天子,或者是张扬不羁的大院儿青年的时候,突然间邓超开始在《分手大师》、《恶棍天使》里放飞自我,观众们果断不买账了。《恶棍天使》上映的时候恶评满满,甚至邓超自己都拿这个开玩笑:“杨洋问我说,超哥,你什么时候拍新片啊?我说,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啊!”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杨洋:超哥你啥时候拍新片?邓超:你不怕吗,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至于开“超剧场”,这更是邓超自己为了“追求理想”干的一件事。外界有许多风言风语说,邓超也许是为了趁机会捞一把钱吧。而邓超自己却苦笑着说,一开始,几个合伙人都做好了赔钱的准备,想的都是“一年赔多少在承受范围内”。

在采访中,邓超是少有的那种会把采访变成聊天的艺人。他会敏锐地捕捉记者的每一个表情和形容词,并迅速作出回应。也不意外,邓超在谈起《路过》里的陈末时满满的都是心疼,他觉得这个角色身上的孤独简直要溢出来了。除了微博和综艺里插科打诨的一面,这个敏感细腻的邓超或许更接近那个演员邓超,而不是明星邓超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邓超饰演电台DJ陈末

陈末是个孤独的人,混不吝是他的保护色

腾讯娱乐:在影视剧中亮嗓亮了那么多次,有没有想过在音乐方面发展?

邓超:当然想过,你看我每个 电影 都唱,其实这就是我对于歌的态度,我没有花时间真的做我自己专辑的时候,我都只是个唱插曲的,我会把它当成一个像表演一样重要的事情去做。像《无敌》、《电台情歌》,唱的是电影里的故事,它是有指向性的,它不是一个纯靠自己来做的一些音乐上的东西。刚刚朋友还给我发一张图,说在朋友圈里,小莫同学( 莫文蔚 (微博)(微信号:karenmok01) )说我唱得很好听,哈哈哈。

腾讯娱乐:张嘉佳说陈末是他年轻时候的一个投射,您觉得陈末大概是什么样的年龄段,是二十出头还是刚刚三十?

邓超:你看了吗?

腾讯娱乐:看了。

邓超:你觉得呢?

腾讯娱乐:有点像大学毕业四五年的状态。

邓超:对,其实是毕业有一会了,因为他里面有三个阶段,回忆里的大学阶段、刚到电台的阶段,还有一个就是他现在的阶段。我觉得应该不止四五年,但也差不多,让我演张嘉佳确实是为难我了。

腾讯娱乐:有觉得自己出道四五年的时候和陈末的状态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吗?

邓超:太不一样了。因为我这个职业就完全不一样,我现在选角色基本上是危险的我才选。

腾讯娱乐:那陈末的危险性在哪里?

邓超:危险就是不熟,你要演张嘉佳,不熟,不知道,就像我去演《美人鱼》刘轩,演烈《烈日灼心》里的辛小丰,演《恶棍天使》,都是危险的,危险的意思是什么?其实我是埋了一个伏笔,就是我作为演员的一个标准,就是我选择角色的一个标准,就是它不是顺手就能把他演了的,那样就没意思了,就这个角色得很难,难到我都不敢接才好。

腾讯娱乐:这个点是说这个角色会比较复杂?

邓超:复杂,这三个男人都是情圣,猪头是情圣,茅十八也是情圣,我也是情圣,但我是被感情剩下的(情剩)。比如耍贱,邓超耍贱是真耍贱,是希望别人开心,但陈末是保护,他一直在自我保护,他一直在戴着一个面具,就像我看到张嘉佳一样,我看到张嘉佳我觉得,我是可以不用跟他聊太多,就走得很近的那种,因为他一笑我就看懂他了,他内心是很软的,但他怕被刺伤,他很敏感,也很自负,所以他满嘴胡话,就天南海北,然后表现出一种很潇洒的样子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杨洋、岳云鹏、邓超

在这个点上我一定要把这个人物的性格放出来?

邓超:任何点,不用一个点,到处都是点。他踏板鞋就是,撞车,这还用点吗,一堆,到处都是,他对于幺鸡的态度,他对小容的态度,我们在一块就是“容嬷嬷,滚床单,总监,总监”对吧?

腾讯娱乐:#看完了之后会有人说这个感觉有点像解放天性,陈末真的是臭贫,吊儿郎当,插科打浑,会感觉有时候跟你在微博上的形象有点像?

邓超:还不是,就微博那个我是真想逗别人乐,但陈末其实不是的,他不是真的贫,所以这也是我喜欢他这个角色的原因,我觉得他危险。就像张嘉佳一样,他到哪儿都是特能说,特能贫,但特柔软,就像小容说的他抚慰了千万人,但是他自己是最孤独的,他越那样我就越心疼他,越想摸摸他的脑袋,抚摸他的肩膀。

我印象中的陈末是一直坐在天台边上抽烟的样子,而不是什么你爱他,什么滚床单,他越那样,其实越让人心疼。就像他对猪头说你能不能好好找份工作,跟猪头说偷钱那事就是你女朋友燕子干的,然后朋友需要钱的时候他该掏二十万就二十万,全部家当,这就是他。所以他跟每个人一样,都有一套保护色。他难就难在那个微妙。其实好苦涩,我一看那个东西我就受不了,我看剧本的时候抹了好几次眼泪。他妈妈已经不认识他了,每天吃肥皂,他得维系着这个家,维系着兄弟,虽然他每天都说你们能不能长点本事从我们家飞出去,笔直地飞出去,很贫,但他永远冲到第一线,包括去茅十八曾经去的那个地方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天台上的陈末与小容

腾讯娱乐:为什么最后不是传统的励志的青春故事,让陈末重振旗鼓,变成王牌DJ,最后收视率每天第一那种,而是最后跑到了稻城那边,到一个小村子里,每天当一个乡镇广播员。

邓超:对,其实我为什么要说,其实我们的生活从来没有结束,就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,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明天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,所以生活就是活生生的,就是你组成家庭,你不知你的家庭会怎么样,或者你在恋爱,你不会知道你的另一半会怎么样,你们会有婚姻吗,或者你们会有孩子吗?或者你#从事的这个事业会怎么样?但它一定会改变你的生活,就像原来你跟小容在一块,你们在一块热恋,你考虑过未来吗?没有,你们的收视率很高,你们的样子在一块觉得什么都是对的,你不会考虑幺鸡,你也不知道你曾经抚慰过她,曾经她就是那个打进热线电话站在雨中的幺鸡,你都不知道生活发生了什么,所以这就是张嘉佳的小说给人带来的感觉,它不是一个普通的爱情。

张一白来找我的时候我不知道张嘉佳,非常孤陋寡闻,这么有名的一个大作家,我以为是个女的,后来我发现不是。看他的小说,很像在北京七八点钟的三环,就长虹桥那个地方突然有万家灯火的感觉,什么时候戳你一下。那么多的窗户,一扇一扇的,一个窗户就是一户人家,就是一个故事,一辆车灯也是一个故事,所以宿命感很强。我看他不仅是写爱情,他是写命运,所以我一看小说就知道,这电影不会是一个普通的爱情电影。

腾讯娱乐:那么就是在《路过》里面,前面其实是一个很欢快,也很温馨的故事,到后面突然就开始急转直下,走人生无常这个路子了。

邓超:挺好的。

腾讯娱乐:你觉得挺好的是因为,它就是人生的样子吗?

邓超:对,也是电影的样子,它是浓缩的,因为本来改编很难。电影把他们这几个人串在一起,有身份,有关系,猪头是我的同学,燕子是隔壁班的,茅十八是我的弟弟,所以我对他们都很了解。

腾讯娱乐:其实《路过》如果换个名字就是“陈末和他的小伙伴们”?

邓超:对,我就叫“路”,他们叫“过”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邓超:杨洋像我弟弟一样

在片场拍戏哭了两次 杨洋像我弟弟一样

在海拔4700米的稻城拍摄让剧组遭了不少的罪。邓超甚至在拍摄过程中还哭了两次。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契机,让演员们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接触。自称是“变化挖掘机”的邓超对每个人的评价都细致入微,在他看来,张天爱和杨洋是讨人喜欢的后辈,勤奋努力,以后必成大器;而小岳岳是在喜剧的外表下有着一颗严肃的对待工作的心;至于二度合作的杜鹃,邓超重复了好几遍:哎呀真是气死人的瘦。

腾讯娱乐:在影片里面,和其他一些演员合作后,对他们印象有什么变化吗?他们都会觉得小岳岳很喜欢插科打浑耍宝,贱萌贱萌的,说杨洋是个高冷男神。

邓超:当然会有,因为我就是变化挖掘机。我跟小岳岳在片场见面的时候,我忽然发现他就像电影里的幺鸡一样,他会说超哥你知道吗,超哥那个时候我在当厨师还没入行,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。他跟我聊《幸福像花儿》这个戏给他的感受。我就知道在那个时候他是怎么路过我的。他还说了一堆我也有哥几个,我家里好多兄弟什么的,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能成为明星,我从来没有想到师父能收我……就是啪啪啪地说,我听完还蛮心酸的,我头几天对他说的最多就是你该休息了。他很累,他已经一下爆发了,那个时候他刚从宝宝(王宝强)那儿(《大闹天竺》剧组)飞回来,从印度,然后他在外面抽着烟,说超哥其实我很累。所以现在我经常跟他说的是别太累,给他发的微信都是快休息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邓超与岳云鹏

跟天爱也是,我没看过《太子妃》,所以就赶紧补补课。我会跟她慢慢讲戏,她也非常非常用功,她是我少见的用功的演员,非常拼,密密麻麻地在上面写着各种笔记、心得、设计、小动作,那个我是在孙姑娘的剧本上看到过,天啊,特别细腻跟认真,跟她在外面是不一样的。而且那么谦虚,一直叫邓超老师,现在叫我师父,因为我老跟她探讨,我跟她戏最多,她就会说超哥你觉得这场可以吗,我也会义无反顾地把所有的东西掏给她,就是这样。我觉得她前途无量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邓超与张天爱

腾讯娱乐:那杨洋呢?

邓超:我不是挨个说吗,我得一个个说得充分一点,我生怕谁说得少一点点。在高原上,天爱已经不行了,我觉得我也已经不行了,全组都不行了,然后她在边上就像一个死尸一样,我就想把她摇醒,你看到所有她在车外面骂我的戏,其实她骂完,人都要昏倒了,她下来要被人架着,拍两句就得去吸点氧气,4700米,那个真的生理上是受不了。

我现在说起来都胸闷,今天可能采访了很多,我一回想到那个高度,我就想深呼吸。那天我还哭了,我在电影里没怎么哭,戏中为了陈末,我为全组流了几点鳄鱼的泪水,我拍完一条就在车里等,然后剧组所有人都是这样,拿着管子在吸着。突然有人敲窗子,超哥,超哥,我说干吗,天爱说,超哥吃点东西吧,我说吃什么?她说超哥我有鸡蛋,帮你剥一个。因为海拔太高,鸡蛋都得在别的地方煮才能煮熟,我说太好了。她一剥我就不行了,觉得太不容易了。然后对剧组里的人,我是很少说不容易的,因为我是那种自虐型的,录音师也是录一条他跟着车跑一条,山下倒了两个,山上倒了一个,后来就没人了。最后主要的录音指导自己开始挂着,他的助手全倒下,没有一个剩的,送去山下医院,录音组全军覆没。我不是开着车吗?追幺鸡。然后咣噹,没有任何征兆,倒一个,还有一个孩子也是,突然倒那儿,我就过去托着他的头,因为他的头躺在那个地上很。然后他醒了之后,我就跑到帐篷去吸氧去了,我去吸我的氧,突然过了一会,那帘子撩开了,一撩开,超哥,谢谢你啊,我说干吗?刚刚你托着我的头啊,我说我托着你的头,干吗要谢谢?他说没有,我就是很感谢,我后来知道是你托着我的头,在那儿垫了半天,谢谢你,谢谢。然后他走了,我又开始哭了,就是他都那么辛苦了,倒下了还要过来说跟我说谢谢,那就是我们那时候的拍摄状态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哥俩好

接下来说杨洋,杨洋演的是我弟弟,茅十八,所有人都觉得他很帅,他私下老跟我说,超哥,我特别爱表演,超哥你什么时候再拍喜剧啊?我说快了吧,你不怕吗,我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!原来我听说他是从选秀出来的小孩,你知道吗,哗啦长大了,而且出落得如此水灵,但其实我想跟他说的就是,有些东西是父母赐的,上天赐的,大家喜欢,但是你真正喜欢表演的那个热情,是让我特别喜欢的,他一直在琢磨和钻研,设计很多东西。前途无量。

然后杜鹃,杜鹃我们第二次合作了,永远气死人的瘦,那么瘦的人还每天不吃晚饭,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,所以其实她生活中是特别有意思的人,爱憎分明,我们在《合伙人》的时候就合作过,然后跟她拍戏她是自带气场,你会想把她的那个高冷给浇灭,但其实生活中她是非常义气的朋友,我对我好朋友就不多说了。

邓超自嘲也是rio萌:我可是拍《恶棍天使》的人

张嘉佳、张一白与邓超

超剧场会给年轻人更多发展空间

腾讯娱乐:也会有评论说张嘉佳的小说不是一个青春励志的,也不是为虐而虐的,讲的是很普通的人在生活面前的无奈感。

邓超:没错。无奈感,还有就是命运的离奇感,其实我们经常说的一句,我们电影界或者说戏剧界,再戏剧也不会有生活戏剧,你都不知道生活里有多么离奇的事情。

腾讯娱乐:他的小说,当时王家卫的评论说,每一个小故事完全是电影的大纲。

邓超:对。

腾讯娱乐:那超剧场会不会想把话剧去演绎一下?

邓超:说的很对,我已经在找张嘉佳,他已经跟我说哪个可以拿去,哪个可以拿去,我觉得他的小说很适合舞台,很适合。

腾讯娱乐:已经开始有具体从版权方面合作了?

邓超:已经在聊了,但最近都太忙,我已经忙得飞起来,他也忙得飞起来,他前段时间在路演,我明天去重庆,我赶紧把这个事落实一下。

腾讯娱乐:超剧场也开业有一段时间,之后超剧场会有什么新的发展经营规划?

邓超:我们同时在摸索学习当中,最近进了很多儿童剧,我希望它是多元化的一个剧场,就是他的功能性不只是每天晚上的演出,我们下午也利用起来了,反正不忘出发的目的。现在越来越丰富了,它还可以用来开会,还可以做发布会,他有一个剧场经营的模式,因为多数时间都在关门的状态。

腾讯娱乐:有没有想把超剧场打造成品牌?

邓超:有,其实打造品牌就是要在每个城市都做,但这需要慢慢的一个普及,很多城市是开不了剧场的。

腾讯娱乐:而且得培养观众。

邓超:对,其实看舞台剧就是北上广,而且现在市场也不好,现在电影院很多人去,剧场都在关。你想国家大剧院,无锡大剧院,都没什么演出,它是一个很复杂但又是很值得干的事。它的专业程度有时候都超过我的认知,就它怎么经营,怎么保全,然后收支持平,怎么把你的收入去投入。前段时间白眉带队去英国戏剧节,已经谈了很多项目,现在整个全世界这块领域都是在下滑的。

腾讯娱乐:做剧场对很多人来说,是一件很理想的事情,很热血,但是实际上就像刚才说的,它在经营过程中,是有很多细枝末节、琐碎的事情,让人头疼的。

邓超:它就那么多座位,你的票就那么多钱,你算一算,一场就是那么多钱。

腾讯娱乐:会不会对你来说,这是用理想去支撑着你去解决现实中的麻烦?

邓超:它不是我的麻烦,不麻烦。

腾讯娱乐:会不会有时候觉得好烦,为什么给自己找事干?

邓超:没有没有,完全是快乐的。我们原来哥几个在聊干这个事,我们想的是赔多少钱不干,我的人生信条就是,自在。我从单位辞职,我也不进公司,我自在,多好,有个地,自己可以回去演,可以请很多很好的艺术家,这就是原来你信誓旦旦聊过的。比如你想有一个地方演出,但因为专业院团现在都不招人了,而且招人也就招几个,有的时候还得有点关系才能进去,那长得差一点的人去哪儿呢,就来我这儿吧,可以上舞台演出,可以圆你的梦,可以有出息,像梁超现在各种影视开始演了。我也签一些孩子,我这条件也不苛刻,有更好的舞台随时可以解约,我也不像别人要赔偿什么,就打个招呼,打个电话说我想演影视,那就快去快去,太好了。但你在这儿我可以给出比别的演出再高一点点的工资,我再想尽一些办法让你过得更好一点,我看他们演舞台剧演得买房买车我也挺高兴,我不会让这个希望破灭。因为很多演出的人连名声都没有,他就觉得养活不了自己,他觉得就算了吧,但他在舞台上好有魅力,这块没有人做不就没了吗?所以我觉得这十几年的坚持挺好的,基本我们收入都在持平。但后来我们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,然后又有人来冠名,我们特别高兴。这个事得有人做,没人做,就没了。而且是真的跟观众在一起,你想看什么,我们就给你找什么,我们不用去评奖,我们不用五个一工程,我们不用什么指标,我们不是这样,我们就是面向观众,你做得好就有人来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