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星闻 > 正文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今日公映 匠人精神代代相传

2016-12-16 11:04:00搜狐我要投稿

“国之匠心”海报之“掐丝珐琅万寿无疆中碗”
“国之匠心”海报之“掐丝珐琅万寿无疆中碗”【点击进入高清组图】

(12月16日)正式在全国公映,影片通过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、“庙堂”与“江湖”的互动,近距离展示了稀世珍宝的“复活”技术、文物修复师的朴素日常与“择一事终一生”的修身哲学,呈现“文物医生”的精湛技艺和他们代代相承的匠人精神。

  自电影版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第一场点映以来,口碑迅速扩散。故宫里王津、史连仓、屈峰等文物修复师傅一个个都成了网络红人,十二城路演中频现迷妹为师傅们进行绘画创作表达喜爱之情。

  电影版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并非原本剧集的浓缩版,耗时四个月全新拍摄,剪辑时间更长达7个月。最终成型的83分钟版本中,悠扬的背景音乐勾连画面的起承转合,交代了修复师们的日常工作及生活状态。其中一大亮点是旁白的消失,萧寒认为,“旁白退一步,可以让观众更近距离的接近和感受”。电影的摄影师李为则表示电影中推门的声音、雷电交加的声音、钟表的声音,还有每位修复师傅的面容等细节都几经斟酌取舍,值得细细品味,可以带给观众久违的平静与真实。

王津师傅
王津师傅

  影片保留了故宫文化的气质和“工匠精神”的内核,影片开头,文物修复师的一句‘不能烦’将修复师们一生的坚持简而化之,被世人推崇的匠人精神也得以淋漓展现。影片中,晨起日落,开门关门,师傅口传心授,徒弟潜心修为,文物修缮的过程既是一代代故宫人技艺的传递,更是生生世世匠心的积累和传承。

  导演萧寒曾在访谈中表示,希望电影给观众更多的空间,让他们能够用心去感受,直接和故宫修复师们发生化学反应。对于观众来说,这部影片是充满情感的散文,蕴藏在技能背后的还有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涵,更有不少网友留言感叹“看了电影后感觉‘匠心’并没有那么远,当普通人邂逅专注,择一事也可以过好这一生”,“电影以群像的方式展现了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,也提供了这个时代缺失的精神,使每个人都心向往之”。

纪东歌师傅
纪东歌师傅

  电影从2016年夏天驻组故宫,四个月的时间里面累计拍摄了超过100个小时的素材,剪辑时间更长达7个月,从主创们最喜欢的3个小时剪辑版本到如今不到90分钟的成片,相比于以往纪录片惯常的严肃严谨呈现模式,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秉持真实自然的纪录片原则的前提下,通过独特的视角和轻松的画风,记录了一墙之内修复师傅们的别样人生。萧寒导演称,“电影要通过电影语言叙事,它和剧集版属性截然不同。”

  不少新创作者因为对电影价值观的认同而加入,侯孝贤御用剪辑师廖庆松担任剪辑指导;姚谦剧集版“路转粉”后主动联系导演,“竞聘”担任音乐指导并为电影主题曲作词,还推荐歌手陈粒作曲并演唱主题曲;著名盲人钢琴师黄裕翔任钢琴演奏;著名海报设计师阿海更是在6张“国之匠心”的电影海报设计中表达了“粉丝”的诚挚问候。黄金班底保驾护航,使这部纪录片能够以全新气质和优质品质走上大银幕。

  据悉,大电影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将于今日全国公映。